凉川Rainfull

「鱼跃此间海,花开彼岸天」

儒系写文/佛系摸鱼

尝试把官图百花缭乱和浅花迷人服装结合下……

不伦不类.jpg

【喻黄】Dawn

著作向
bgm推荐《君と見た星空》

“喻文州!快醒醒……”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摇醒熟睡的喻文州“起床了!魏老大今天要跟大家切磋……”

“现在?”喻文州迟疑地将目光移向“哒哒”作响的挂钟,凌晨两点半。星云尚未出晓,夜风灌涌进室内,偶有稍纵即逝的光亮探入,依晰可见风掀起墙面贴着的海报一角。

“那你继续睡吧……我等会喊你!”城市并未入眠,黄少天三步并两步爬上窗台,街头流光溢彩,岁月静好。

“少年,许个愿吗?”黄少天抓起只玻璃罐,将瓶底一枚纸星星摇得“叮叮当当”,“喏,把愿望写在纸条上叠成星星丢进来就行。我昨晚梦到条锦鲤,有这么大。”

“许愿成为荣耀第一剑客?”喻文州佯装随意问道。

“当然……不...

【喻黄】此至经年

很短
bgm推荐《钢琴玻璃糖》

回家的路有多长呢?

黄少天打量着前后左右鳞次栉比的建筑想起了某则笑话——

“我迷路了。”
“你前面有什么?”
“路。”
“后面呢?”
“还是路。”

时间还早,城市尚未完全从昏沉中苏醒,街道空荡,偶有晨练的年轻人经过。

“嘿,请问你知道……”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热心助人吗,黄少天愤慨地盯着路牌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

“你想去哪?”眼前人撑着把伞,半透明的伞面萦绕些许雾气的氤氲。

“荣耀小区,谢谢啊,问半天就你帮我。”

二十八号房门半掩着,熟悉而陌生的空气挨上鼻翼。

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书桌角落的一张合影上,黄少天想靠近些,看清另一个人的相貌。

“你说少天...

风烟退散——他的猫和他

他变成了一只猫,不是他梦见自己变成了猫,也不是猫梦到变成了他。

猫真的是很爱阳光呢,傍晚太阳西斜,不似午间的洋洋洒洒,让人与猫都在蒸腾的暑气间惬意慵懒起来。

屋顶上的几位正逐着落日的余辉挪动着身子,他迈着轻快的步伐,天边摇晃着黄亮亮的流云,他的小朋友正坐在细碎的树影下看书。

“饿了吗?回家吧。”他的小朋友合了书,嘴角扬起笑意。

午后的时光说长不长,他们推开虚摭的柴扉时,残存的暮光已直贴地平线了,炊烟袅袅升起,柔和的风从四面涌来,携来一缕凉意。

当只猫也不错呢,他想。


“病了吗?”他的小朋友把他紧紧抱在怀里。

他的生活还是平静得无一丝波澜,许是太平静了,竟令他莫名生出些不安...

起风了🍃

11/21

🍁

不知——《我是怎么死的》文评

看标题知类型,捌爷这篇文在紧扣“时空”这一主题的同时将推理进行得十分顺畅,对情感的表述令人不忍卒读。

近日五刷,特作此评。

我放弃,生存的权利。
我的生命已经足够……


“暂用身份”“每天感受上百篇死亡”,中遂科(犯罪中止及未遂促进科)这一新奇设定无疑夺人眼球。而前部分轻松诨谐,以洪警官视角介绍各条Code对任务执行的桎梏埋下伏笔,“他为什么杀他(我)”这一烧脑剧情随之展开。

似乎凡沾上时空的故事均以悲剧收场,宇宙漫无边际。人类至今无从知晓宇宙存在的目的为何,文职女警023与特警378(洪警官)也不知何时才能真的阻止犯罪。他们只是奔跑的两只仓鼠,永不迟到,永不失败,却不能将早已决...

持续近一周的阴雨,终于迎来第一缕阳光

11/9

——

刚发出没三十秒又下了……

【喻黄|论坛体】男朋友失忆变心脏了怎么办

《风雨落幕》 番外


【求助】男朋友失忆会掉智商吗?!


L0 我不话唠:内容如上↑


L1 望美人兮思如麻:深夜狗粮!举报了!我的手中突然出现了火把!ψ(°Д°)ψ 

L2 给我一粒丙米嗪:格式错误!是“!”不是"!"

L3 单身十年的手速:愧对自己ID[席地而坐.jpg]

L4 看到请催我写作业:过分了,楼主只是来求助,你们却无视他的主观诉求!

L5 此用户不想取名:哇!楼主的id有点可耐!你们快帮帮他!ls去写作业不谢w

L6 不收橘子:那个……我想问下4l的宝宝怎么造lz...

借我——扩写

借我风轻云淡,不为世事所扰

借我志存高远,不念浮云掠眼

借我年少轻狂,不顾风雨兼程

借我星海辽阔,不垂炎凉无道

借我春秋笔法,不倾冷暖自知

借我风吹烟退,不坠青云之志

借我春花秋月,不覆风华正茂

借我鹏程万里,不遗风起云涌

借我高山流水,不隐伤春悲秋

借我海阔天空,不伤花凋叶落

借我云中烛火,不惑过眼烟云

借我烟柳画桥,不乱迷眼纷繁

借我六气之辩,不枉山明水秀

——

《借我》扩写

要求写三句来着,不小心就,就……认真了……

【双花】血生花

很短
不需要bgm


“在等花开?”

“嗯。”张佳乐托着腮。这花种了一个月了,单见花苞,却怎么也不见花开。

“花期过了。”来人说着将手轻轻一拂,那花竟随之绽开了,惹得张佳乐一阵惊讶。

“怎么做到的?”张佳乐急切地扯过那人的手,翻来覆去查看,“啊!你手流血了,快快快,我给你包扎下!”

后来两人熟识了,那人时常手伤,张佳乐就半是心疼半是埋怨地给他止血。


“怎么不种了?”

“罢了罢了,不种了,看花凋零什么怪难过的。”张佳乐看多了花开花落,索性不种了。

“种了也好,不种也罢……”那人喟叹。

“你要去服兵役?是……邻家小孩子说的……”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想掩饰什么。

“嗯?”

“...

© 凉川Rainfull | Powered by LOFTER